丹青碧空

【狛日】狛枝凪斗与失忆的一天(上)

**

“滴答……

滴答……”

有什么声音在歇斯底里,但又缥缈得像沉在水里。

我企图找到扰人清梦的来源,它们就像夏天的蚊蝇一样烦人。但是我失败了,我的面前一片漆黑,既没有实体又缺乏温度,就像反复出现在梦里的那个垃圾袋的穹顶。

我猛的清醒过来,陌生的天花板在朝阳的照射下反射着晃眼的光芒,漏水的水龙头很尽责的解释了这些恼人声响。

我在哪?

这不是任何一个我认识的地方。

用手轻轻抓了抓身下的床单,跟手术后干燥粗糙的人造纤维不同,这件明显要舒适的多,更像是家用的床单。

狛枝迅速的清点了一下现在的状况:

我刚做完一场淋巴结清扫手术

我在别人家里醒来

我喜欢日向创

这倒是挺特殊的,狛枝想,最后一个想法只是这么随意的就溜了出来,鹤立鸡群的站在我长达十五年的平凡人生上冲我咯咯直笑,提醒了我和喜欢这种高贵感情是何等的的格格不入。

坐起来实在花了不少力气,身体因为长时间没有运动的原因而微妙的抗议着,

简单的环视了一下这个陌生的房间,独居,作息不规律,饮食不健康,这看起来就像是我房间的成年版,狛枝想,只是多了一件挂着的黑西装。

“砰——”

一个冒冒失失染着调色盘一样头发的女孩闯了进来

“凪斗酱!!你忘了拿给管理处的申请文件了!”说着她便大幅度的晃了晃手里的袋子。

我怔愣了一秒,然后不得不在她开始感到疑惑前接过来,那文件袋厚的离谱,上边画着一个奇怪的标识,被撑的鼓鼓囊囊的看不清楚。

她拽下黑西装扔给我,然后催促着我离开,我只来得及听见‘复杂’‘尽快’‘协定’就被她推到了门外。

面对着一办公室的好奇视线,我只能僵硬的跟他们打着招呼。

很明显,我失忆了,这里的每一个人我都不认识,但是他们显然认识我。

扔掉文件袋,我打算去找日向君。

这是因为你没法相信其他人而你只记得日向君,绝不是因为别的什么!我努力说服自己,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双颊不断上升的热度。

我想念日向君对我笑的样子,那时他逆着光随意的坐着,夕阳为他浅绿色的眸子镀上波光,俏皮的虎牙若隐若现在微挑的唇缝中,温柔而脆弱;我想念他说话的方式,他的嗓音仍像少年一样清亮,但是也会在焦急时变得嘶哑,显出一种令人揪心的疲态。

他现在怎么样了呢?

期待和紧张焦灼着我,过去的我经常无意识的盯着他看,偷偷的,对上眼睛就会慌慌张张的缩回来的。

我一定很喜欢他,要不就是很讨厌他,因为我也能记起那些激烈的争吵,一般以我冷冰冰的讽刺开场,以日向君暴躁的冲出去为结束,这真的很怪——更奇妙的是,这种爱几乎是反射性的。

一个态度超差的暗恋者,真是超级绝望。

日向君的房间躲藏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个完全空白的门牌,看起来完全没装修过,一般人很容易忽略。我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这看起来奇妙的像是不知道自己该叫什么或者找不到归属一类的。

哈~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

我撇撇嘴。

在一片酸痛中醒来还发现自己被紧紧的绑着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更别提还有一堆磨刀霍霍等着我的绝望残党和一个愣头愣脑一脸呆样的狛枝凪斗站在眼前。

“你来这干什么?”

如果不是四肢被绑住,我现在极度渴望按揉我的太阳穴。

“我……额,我失忆了。”

哇哦,今天这戏码还真是新鲜,自打进入未来机关,狛枝几乎每天都要用各种各样的方式羞辱我,挑我的错,还要加上背后针刺一样的视线,什么‘因为你领带歪了’‘头发没梳好’‘买饮料不准备零钱’这种理由层出不穷,让我特别想冲他那张精致的脸上狠狠揍一拳。但是有时候又会莫名奇妙的用那种湿漉漉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欠了他什么似的,但是无论哪种都能让我瞬间火冒三丈。

“失忆了?那你应该找医疗部或者罪木。”

为什么来找我?我现在真的陷入了超级头疼的境地并且没有一点意愿跟你吵架!

“因为我只记得我喜欢你……”

“……”

这个恶作剧不好笑,谢谢。

一定是我怀疑的眼神吓着他了,这句话一出口,狛枝就像被自己噎住了一样,然后小声的嘟囔着

“别怪我,我现在记得的并不多,能说的显然比这还少……”

现在轮到我被噎住了,我抬头瞟了一眼狛枝,他低着头死死的盯着脚尖,努力用头发遮着自己的脸,但是那抹绯红还是若隐若现的爬上了他的耳根。就好像他还是爱岛那个受到邀请会高兴的眼睛发亮的狛枝凪斗。

看来是真失忆了

“外边有什么不对劲的么?”

“额…你知道,我失忆了”

“好吧…有没有穿着奇怪的熊孩子?”

“没有”

“有没有穿着奇怪的熊?”

“没有”

“有没有穿着奇怪的人?”

“到处都是……”

很正常啊,报警系统没有被触发,七海的AI也没有发现异样,唯一的变量只有狛枝凪斗的失忆和我的行动限制。

“你在干嘛?”我发现他在观察离我不远的控制面板,并犹豫的悬着双手。

“额,试着给你解开,你为什么要绑住自己?”

随着几声冰冷的机械音,包裹住我的束带‘啪’的一声打开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系统是用朱高密码加密的,甚至还需要我的指纹……嘛算了。

“没,我醒来时就在这”我活动活动手腕“我记不得我之前在干什么了,如果失忆是真的,那么你肯定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所以。。。我们现在怎么办?去医疗处?”

“不…我总感觉没有这么简单……”

还没等我咬完最后一个音,报警器突然尖锐的叫起来,我和狛枝呆愣愣的瞪着彼此,然后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同一个答案——跑

“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是我工作的地方,到处都是熟人,而你被绑住了,怎么看都不是我们该跑不是么?”

“第一,我房间的防护等级是最高的,能进来的几乎都是支部的部长,如果外边一切正常的话,说明我们里边一定有内鬼,更糟糕的是说不定哪里还藏着一群绝望残党;第二,如果这里的人都不能信任了的话我们最好向本部求救;第三,这是条件反射。”

“好吧,你还记得什么?咱们从哪里能逃出去?”

“图书馆是唯一没有监控的地方,因为——你懂的,有一些机密文件。这件事还是索妮娅和田中告诉我的,真不想细想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先不管那些,我知道图书馆有一些相关资料,有助于我们了解现状。 ”

事实上现状也没给我们什么选择,在分神的那一刹那,我耳边的装饰灯‘砰’的一声炸裂开来,胶皮和铜丝的腥味针扎一样清晰,伴随着玻璃划破皮肤的诡异冰冷,肆意的彰显着尖锐的爪牙。

这不可能!就算是一半以上的十五支部都被架空了,暗地里咬你一口也是绝望残党的惯用伎俩,他们从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使用枪支,而且还是在未来机关支部大楼里,又或者是绝望残党终于疯狂到抛弃理智了?!

“咯噔”,一声上膛的声音把我拽回了现实,这种音色只有最新配备的‘银弹’才有,一种刚发布的量子武器,绝对能轰得你渣都不剩。这下麻烦大了,日向想,他们不会玩什么绑你回去套套情报的戏码了,他们会直接要你的命!

**

缩在图书馆的角落,我显然还陷在一片混乱里,当然,当你的搭档一口气完成助跑上墙后空翻,借助自己膝盖的力量压倒敌人并一掌劈晕,准确拔出烟雾弹扔在走廊里并没忘记拽住还没反应过来的你扔进图书馆这一系列动作的话,你也会迷茫的找不到现实的,更何况他现在还在用图书馆搜刮出来的硝化甘油制作简易炸弹。

“很可爱是不是,因为害怕被窥探所以更倾向于毁掉”日向君调侃的说,被烟雾弹刺激得泪眼朦胧的。

“所以为什么要用烟雾弹?我这种渣滓已经习惯了,可是日向君哭的话我会难受的…”我开始痛恨起以前的自己了,不知在我恶毒的嘲讽下错过了多少个道歉的机会,又错过了多少真切的关心,有时候甚至眼圈红红的日向君去为牺牲的队友悼念,我都会拽住他狠心的在他伤口上撒盐。这些记忆让现在的我非常难以理解。

“唔,虽然不想打击你,你这么肉麻真的很恶心诶……烟雾弹的话本来想趁机混淆监视器的视野的,不过既然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就不用这么偷偷摸摸了,他们暂时还进不来,我们要抓紧时间炸开这里,我知道一处建筑失误,不过因为经费一直没批下来就没修,幸亏幸亏。”

“……所以我们的工作是什么?有危险、经费少、保密性高,警察么?”

“不……这个很难解释,要说的话,超级英雄吧”日向君摆好炸药“七海,拜托你了,打开外部防护网吧。”

**

难以置信的轻松逃脱后,我们躲着街区的监控摄像头兜兜转转,在路边随便选了一辆灰尘满布看不出牌子的车偷走了。看来现在是灾后重建阶段,柏油路坑坑洼洼,商业街的招牌七扭八歪的倒塌着,连路边的法国梧桐也都面临着秃顶的危险。

也难怪向君没有经费了。

根据《未来机关事件记录》,现在已经是世界最大最绝望事件之后的第五年了,期间未来机关一直在对绝望残党进行围剿,并设计各个分部分管各区域,保护人才进行先进科学实验,像是日向君说的‘银弹’就是应用较广泛的新科技,与此并列的还有模拟生态系统、太阳能利用、JBSH协定等。

“七海小姐真是个温柔的人啊,这种情况下还愿意帮助我们,她在哪个部门工作啊?”

惬意的倚在皮质座椅上,我问到。

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日向君的脸几乎刷的一下就白了,不知所措的空白填满了他的脸庞。

我心里一抽,果然跟我这种害虫对话只会让日向君难过。但当我刚想转移话题时,日向君摆摆手犹豫的开口了。

“她……她去世了,这是AI”日向君深吸一口气“她的确很温柔,太温柔了,从高中开始就……”

我不该难过的,我知道,我这种长得丑,没有才能又只会给别人添麻烦的人根本没资格被别人善待,更别提爱了;相比之下,七海拥有可爱的五官,温和的性格,还有日向君的过去,我没有的过去。

但是强烈翻腾的嫉妒刺激我自虐般的说了下去:“你们的学生时代一定很美好吧,我很羡慕哦,我从来没有朋友等我一起回家,或者出去玩,或者聊天什么的,日向君这么受欢迎应该很有经验吧?”

“嗯?其实不是……在我的班级我也算个异类了,但是七海经常来找我打游戏,也经常等我回家……”日向君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认真的转向我“你知道的,狛枝,没人会觉得你理应那样的……我是说,我能成为你的朋友么?”

“……”

“别哭啦……我不擅长安慰人的。”

“没…,日向君,我…”在意识到之前,我已经狼狈的满脸是泪了,“我……”

“别着急,慢慢说。”

“……”

“狛枝?”

“……”

“……”

“……”

“日向君是预备学科的吧?”



TBC
完整的实在放不上来……,分着放吧〒▽〒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