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碧空

狛枝凪斗与失忆的一天(下)

有肉渣,第一次写肉,大家多担待……

 **

那一刹那,我只感觉到一股阴风从尾椎稳稳的略过直逼我的后颈,狛枝的嘴角咧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角度,眼睛无神的盯着我,让我甚至怀疑那眼睛是否属于人类,从瞳孔发散出的虹膜呈现一种飓风样的纹路,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被卷入其中,粉身碎骨。 
“真遗憾,就算是我这种渣滓也是有思考能力的哦,神田夜助是我的主治医生之一,他可不用“等”同学,他都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只要考核通过,一切好谈。而预备学科就没这么幸运了,他们不只是没有自由而已。 
而且根据我的印象,希望峰公布的资料里也的确没有日向创这个名字。” 
“你是故意诱导我的么?”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麻木的问。 
“是又怎么样?只不过是验证怀疑而已。果然我就只配喜欢一个冒牌货。”狛枝斜倪着我“而你,还大言不惭的跟七海这种天才相提并论,真是自大的可以!” 
“……”我张开嘴,我知道我该反驳的,说你这种绝望残党可没资格说我,说你以为大家都跟你一样么?或者是太可笑了我可没要求你喜欢我……但是事实上,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太累了,无力感充斥了全身。
第一次,他用温和的性格欺骗我,然后毫不犹豫的疏远我;第二次,他在爱岛对我死缠烂打,却在出了程序之后开始一口一个预备学科,直到现在为止,我已经给过他第三次机会了!可他干了什么?我愤怒于被人耍弄的羞耻感,更失望于这种重蹈覆辙。我竟然奢望他能放下这种可笑的偏见? 
我挑起嘴角:“哈,你没必要忍受我的自大了,我这就下车,谢谢!” 
说着,我把住门把手,但是在我反应过来之前,他猛的打开我这边的车门,迅速的把我推了下去。还不忘冷笑着看我一眼。 
我只能呆楞的看着他迅速关掉车门,歪歪扭扭的开走了。 
** 
这是一个全封闭的地方,圆形的拱顶层叠而上形成教堂样的形状,只不过没有壁画也没有浮雕,只是透过玻璃真实的反应着阴云密布的天空。而这里,就像要配合这阴沉沉的天气一样,狂风造作,大雪纷飞。这是个十分空旷且广阔的地方,没有任何多余的建筑物,就像误入了爱斯基摩人的领地,一眼望去只有虚无的白色。 
当飙升的肾上腺素回归正常水平后,我不得不感觉到一阵冰冷,哆哆嗦嗦的,我回到了车上,至少这里还残留着一点温度,我看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雪和广袤无垠的一片空白,思索着这是不是什么人工生态系统。我抓着乱糟糟的头发默默想,躲在这里他们的确不用进来,没多久我就会被冻死了…… 
当天色逐渐由灰蒙蒙变为黑漆漆的一片时,我已经冷的只剩下模糊的意识了,望着窗外一片闪烁的汽车前灯,我虚弱的自我安慰着:说不定日向君已经找到了救援了,他就快来了…… 
但是同时我的脑袋里有个声音不耐烦的说‘是啊,你跟他吵架,还把他扔下了车!他现在说不定已经舒服的坐在柔软的办公椅里喝咖啡了,还有一个漂亮的秘书扭着屁股进来送文件,顺便随口说一句,狛枝那傻瓜死了。然后他再假惺惺的说一句我们本来打算去救他的,这事就完了。

他不会来救你的!你骂他预备学科,还忘恩负义的责怪他,他本来就没有义务帮你,他不会来了!’ 

其实也挺好的,是一个适合害虫葬身的地方不是么。我默默的想。

“咯吱差啦”

就在我自顾自的打算直接睡过去的时候,
一陈清脆的响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看见银色的闪光互相碰撞着发出风铃般的响声掉到我面前,一个身影划过灰蒙蒙的天空,接着摩托车的轰鸣声在耳畔呼啸,轮胎刮起的雪花海浪一般溅了我一玻璃。 
“这是辐射区你个白痴!你还真是超级幸运!”日向君颤抖的说,“服一次软你会死么?你怎么就那么死脑筋?!你甚至不会开车!!”我看见寒冷的温度下冻结在日向君脸颊上的液体,被他粗暴的抹去。
“我不会感谢你的自投罗网的,预备学科。”我毫无波动的说。 
但是,当对视的那一刹那,我们都不得不笑了出来。 

我从来不知道,这种我从没期待过的陪伴难以置信的好。
“所以?暂时和好了?为了你我可是辐射区都闯了哦!” 
我不住的傻笑着,好像连寒冷都不能沁进现在的氛围,就算我对预备学科的偏见还没法消除,但我也的确没法忽略日向君的善意。这个世界就像突然多了一个我的容身之所,将我层层包裹,隔绝一切伤害。

我仰着头冲他甜甜地笑着。

直到我看见外边的车窗映照出我下颚的花纹,就像那个厚厚的文件袋上的一样。 
*JBSH协定* 
鉴于绝望残党对本部的严重打击,各支部 
要员在向组织部严格申请下可以按情况保有复制样本,但要如实遵循如下规定: 
1.记忆的保有问题:由组织部讨论决定,个人不得对复制样本私自添加记忆,以免增加风险,如有违反,立即召回销毁。 
2.样本的区分问题:复制样本将由组织部统一印发编号与标记,位置为下颚隐蔽处,花纹样式如下: 
 
3.启动时间:克隆体与本体间将建立联结枢纽,可于本体处于死亡状态时自动激活,也可由本体自行激活,但要经过组织部的严格审查,具体流程请参照附件2
4.样本保存问题:保存地点可由本体自行决定或由组织部代为保管,但保存地址必须透明,且有相关措施,如束缚装置,报警装置等,具体要求与参数请参考附件3
5…… 
** 
我被狛枝扔掉了。 
准确的说,是那些关于日向君的记忆,我不过是一个情绪的垃圾桶。我呆的地方既没有束缚装置也没有报警装置,只要我出了那间房子,我就由一个独立的个体变成了一件物体,被销毁是我注定的命运 
多可怕的人啊,连自己都敢下手,我苦笑道。他可以这么软弱,我却被迫勇敢。 
但是就算现在的我也不能否认,这份爱实在过于沉重,它死死的攥住我的心脏,将我的脑子搅得一片混乱,它企图掐死我的信仰,它在我的思想里乱扔乱摔,邪恶的折磨我的自尊,我却只能低声下气的苦苦哀求,而这份罪恶将永远得不到宽恕——我无法对他付出善意,却又苦于日益增长的占有欲和心疼。 
它只是…很痛苦。 
“你一直都知道”我苦涩的说。 
“不…我只是最近才意识到。”日向君平静的说到,抬起头向我展示了他的标记。“从他们追出来我就有点怀疑。” 
“所以……” 
“所以?” 
“所以你为什要回来?真正的日向君已经死了,你只要把我交出去然后坐回你的办公室就行了!”我嘶哑着嗓子喊到,接着嘲讽到“难道说你要说你突然爱上我了?” 
“谁知道呢?我们根本没有时间认真思考这些。”日向摇摇头, 
“我只是没法留下你一个人。” 
“……” 
“话说,按照这个辐射区的强度来算,我们只有差不多2个小时好过了。”日向君搓了搓手掌,嘴唇冻得发抖,“对了,你接过吻么?” 
 

我要被连接搞疯了


日向君死了,你永远也别想得到他了。 
 
这是我昏迷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END
本着当个亲妈的信念,我会硬生生的吧它掰成HE的,嗯,在番外里,所以喜欢BE 的亲们可以不用接着看下去了。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