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碧空

【佐鸣】我的前半生(1)

*佐鸣首秀

*跟同名电视剧没有关系
*角色属于岸本,如有ooc纯属正常
*剧情有跨度,大部分在鸣人结婚后
*有精神出轨
*希望大家不要打死我
Cheaper 1
“嘶”
酒精接触到伤口的那一刹那还是有点生疼,佐助无奈的放下了消毒的工具,转而用仅剩的右手去确认伤口的位置,忍界实力排名好歹数一数二的佐助打死也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负伤。
“被醉酒的鸣人使劲咬了一口”
这种理由,连自来也这么画风清奇的作者都写不出来,更别提它还发生了。
这一天说普通普通,说不普通也不普通。普通的来讲,也就是平凡的同学聚会,平常上下班能遇到不能遇到的老同学招呼招呼,约到常去的烤肉店,然后聊聊谁又生了几个孩子,谁又交了新的男朋友。不普通的是,今天是佐助回来的日子,而距他上次回来已经差不多一年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佐助多少也习惯了独来独往,木叶对他来说就是海鸟横越大海时歇脚的独木,总归不是家。
可是寸就寸在,这事被鸣人知道了。
我们为了任务累死累活还要接受六代目特别集训的火影预备役愣是挤出了时间大张旗鼓的办了一场欢迎会,基本上把他们同期的所有人都叫上了。
刚开始,这还是一场优雅文明的同窗会,相互熟悉的人们围在一起就着滋滋作响的烤肉干杯,该炒气氛的炒气氛,该闷头吃的闷头吃,场面十分融洽。
但是随着酒精的度数越来越高,现场逐渐变成了群魔乱舞,羞涩的乖乖女开始站在桌子上热舞;员工开始痛骂上司,尽管上司就坐在隔壁;连一向阳光的鸣人都状态不佳,倒不是说他干了什么比以上行为还过分的事。相反,他抱着酒瓶微微依靠在大着肚子的雏田怀里,彻底的沉默着,所以才显得格外的不正常。
佐助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其实不习惯这种热热闹闹的氛围,无论在别人看来多么具有安慰性,他在这里始终是孤独的,被排除在外的。可是他无法拒绝。因为——当然,是漩涡鸣人,总是漩涡鸣人。
这个人干了许多蠢事,爬火影岩乱涂乱画;赤手空拳去说服一个穷凶极恶的反派;或者是发明一个美男色诱术。不过最蠢的一件当属关心一个宇智波,以至于他无法抑制地提防着鸣人又搞什么幺蛾子作死自己。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只是互相看着。然后,他看见鸣人漫漫的离开雏田,咧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他的心已经开始抽痛了,他想拽住他的领子问清楚是什么让他露出这种压抑的表情,可是他还是什么都没做。
他能做什么呢?很明显这时候一个温暖的怀抱要比冷嘲热讽合适多了。
但就在他转身要离开这个宴会的时候,一阵极强的冲击力狠狠地掼在他的背上,灼热的呼吸带着鸣人青涩的味道吹拂在脖子上,使他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接着,一股剧痛就侵袭了他的全身。
“唔!”
几乎是一瞬间,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彷徨的看着这一幕闹剧,打架对我们来说是常事,但是显然没有一次用到‘牙’这个武器。时间仿佛静止了,他们就这么呆楞着看我的肩膀逐渐渗出血迹,而罪魁祸首还在使劲地将牙齿嵌入我的血肉。
接下来就是一阵手忙脚乱的混乱,雏田微弱的祈求着,显然没见过这么歇斯底里的丈夫;同期生们则使劲的拉扯着鸣人,企图把他从我身上拽下来;小樱使劲地喊着‘酒品那么差还喝这么多,耍什么酒疯’;而鹿丸一边哀叹着‘麻烦麻烦’一边急急忙忙地拽了张餐巾捂着流血的伤口。
“你,嗝,你活该!”这是鸣人被拨弄下来后说的第一句话,“谁让你不回来!”
看着明明咬了别人自己却止不住哽咽的人,佐助冷冷地说:“所以你这是在报复喽?”
看着鸣人挥着拳头又要冲过来,大家赶紧围过来抓住他。
“不!”由于被擒住四肢,鸣人现在活像个蠕动的八爪鱼,他嘶吼着“是让你体会一下究竟这有多痛!”
有多痛呢?对我来说不过一次玩笑
印记还在流血,间歇性的疼痛无法忽视的强调着它的存在。伤口非常深,也非常清晰,很难想象是温柔又阳光的鸣人留下的,仔细摸的话甚至能分清哪里是虎牙,哪里是臼齿。
是的,虎牙。
因为在第七班的原因,佐助没少见证它的存在,每次鸣人亮出他招牌的笑容时——无论是傻笑还是不服输的笑——都令人无法忽视,只是没想到,这次却是以这种方式,能体会到的只有深深的痛苦还有难言的压抑。换了块纱布重新压在那处,佐助心中突然生起了一种莫名的恼怒,和不值。
他在痛苦什么?他有什么可痛苦的?!忍过培训期,他就是万人崇拜的火影,甚至再过不久,他就能如愿以偿地得到梦寐以求家庭,一个温婉娇美的妻子和一个活泼好动的孩子。
按住的伤口每跳动一次,这种愤怒都更甚一分,几乎烧灼般的使佐助烦躁起来。而他甚至不知道这份翻搅着的难以名状的情绪从何而来。
这不是他想要的一切么?这不是他从小就不厌其烦地在耳边喋喋不休的梦想么?佐助特意忽略了这些梦想的前提。
所以为什么要露出那种委屈的表情呢?
跟你一点也不相符
为什么呢?

佐助盯着已经止血的伤口沉默着

为什么
我,都开始难过了。

Tbc

评论(1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