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碧空

【佐鸣】我的前半生(2)

知道这个题材会招人恨,没想到这么冷……不过既然开坑了就不会弃,只要有一个人看我就继续写下去,所以观众老爷们,记得给个爱的小心心告诉我你们的存在啊,谢谢~
*跟同名电视剧没有关系

*角色属于岸本,如有ooc纯属正常

*剧情有跨度,大部分在鸣人结婚后

*有精神出轨

*希望大家不要打死我

Cheaper 2
**
鸣人觉得,他这个人吧,尽管评价褒贬不一,但是没一个人会说他“普通”。

小时候调皮捣蛋,几乎全村人提到他都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等大了点,他站在村外威风凛凛的插着腰,当真一副‘金色闪光’的模样;到了弱冠之年后,他又成为了四战的英雄,日向家的金龟婿,离火影仅一步之遥。
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过是一介凡人,有些粗神经,有些小自私,喜欢吃拉面,不喜欢吃蔬菜。
比起英雄般的生活,他更渴望普通人的家庭,有一个唠唠叨叨的老妈,一个严肃却宠他的老爸,每天在早餐的香味中醒来,在母亲的轻哼中睡去,衣食无忧,或许再多几个姐妹兄弟。这几乎成了他对幸福家庭的定义,小时候坐在秋千上偷偷目送其他孩子被家长接回家时就深深扎根在了他的心里。
从那时起,他就规划了他普通的一生:成为万人敬仰的火影;娶一个可爱的妻子;生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然后全心全意的照顾他们一生。
本来一切都实行的好好的,唯独出了佐助这一个意外。
刚开始,他不过是一个跟他抢漂亮妹子的对手,这并不少见,也不够他记恨多久。可是后来他发现,对方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这对一个男生来说可是奇耻大辱,所以他使出浑身解数奋勇直追。等注意到时,他已经跟他完美的人生规划南辕北辙了。可是鸣人就是没办法把自己从佐助的人生中拎出去,或许是因为他别扭的温柔,或许是因为他们孤独的太过相似。
所以在佐助离开木叶的那天,在村外几米外的那颗大树下,最后那句“再见”后,鸣人冲动了打破了他们之间恶言恶语的惯例。
“我会很寂寞的……”他直直地看进佐助的眼里。
而佐助只是像往常一样撇了撇嘴角:“你不会,你只是太闲了,赶紧找个女朋友吧,省的再来烦我。”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鸣人当时其实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喊了一句“滚蛋佐助你说什么?!”并把这句调侃当做“关我屁事”的文明说法,就放到一边去了。
所以,当佐助看着雏田忙碌的背影说“怎么样,不寂寞了?”时,鸣人反应了很久才想到了若干年前那次对话。
“是啊。不过我倒是想起来你错过我婚礼的事了,你结婚的时候可休想要份子钱了!”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回答。
但是,他知道,这不一样。
他的确不孤独了,他只是寂寞。思念只是换了种方式继续折磨他,当雏田向他撒娇想吃团子时,他会想到当地会不会卖佐助爱吃的小西红柿;当雏田领他参观日向家老宅的时候,他会想到落魄的宇智波宅邸;甚至当雏田和他吵架时,他都会想到大概宇智波哄老婆只需要刷脸就行了。
其实这也并非独一无二,鹿丸和手鞠吃烤肉时也会下意识的想到丁次。只是他们提起时笑笑就过去了,他却莫名的心虚。
这让鸣人觉得离普通人的平凡生活又远了一步。
所以他在他的普通人规划里又加了一项:
把佐助从脑子里赶出去。
下定决心后的那一段时间里,鸣人时常习惯性的看着一样东西发呆,因为他必须花时间在脑子里急转弯,看到西红柿,佐……左边的看起来比较甜;看到团扇,佐……做工真精美;看到黑发黑眼的人,好像佐……佐井。
直接结果就是,他果然没怎么想起过佐助,甚至一年都没有跟佐助通信,倒是佐井、做工和左边这几个词没完没了的在他脑子里蹦哒,让他烦的不行。
所以当他在佐助欢迎会上为雏田挡了一圈酒之后,他那被酒精熏得没法转弯的脑子把“左边”“做工”“佐井”全堆在了一起。等好不容易应酬完,他已经濒临崩溃了。
所以当佐助走进来后。
他的大脑在尽职尽责的将又一个“佐井”塞进来后彻底的当机了。
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因此,当第二天知道自己咬了佐助后,他黑着脸把“把佐助从脑子赶出去”这项彻底的从人生规划中划掉了。

上帝保佑,他这辈子都tm不想见到“佐井”这俩字了。


-tbc-
所以为什么写到佐助这么苦逼,写到鸣人就这么逗比啊,━Σ(゚Д゚|||)━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