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碧空

【佐鸣】我的前半生(3)

这章基本上都在舔佐助的颜真的没关系么……顺便
*轻微佐樱预警
Cheaper 3
**
木叶村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
大家伙像是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个大名一样,疯狂的卖起了公主的周边,从公主签名照到公主抱枕应有尽有。
原因不疑有他,
火之国的二公主要嫁到沙之国去了。
这是一桩典型的政治婚姻,没有什么浪漫的爱情故事或是王室丑闻。但木叶村这种娱乐方式稀少的地方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八卦机会的。所以一时间,甚至男方的糗事录都卖到脱销。
这时候木叶管理层们在干什么呢?一部分在忙着卖八卦,而另一部分,在忙着生产八卦——准备公主随行公开竞选活动。
众所周知,大部分政治婚姻都是与外交直接挂钩的。而这个时候,作为军事实力代表的忍者就成了保镖团的不二人选。所以大名要求木叶出一个贴身保镖24小时跟随,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没当回事,直接把这个名额推给了宇宙第一暖男——漩涡鸣人。
但奈何公主眼光太高。审核的当天直接对鸣人的橙红色外套进行了狂轰乱炸,把他的审美批的一文不值。一向有话直说的鸣人最后只能涨红了脸,缩在一旁微弱的反驳着。
如果他们稍微打听一下就会知道,贴身保镖是公主唯一有选择权的项目,而一般来说。女生对于自己一生仅一次的婚礼多少都有点神经质。
所以最后双方妥协的结果就是举办一场公开竞选,由公主和强烈要求的鸣人当评委。

但就跟审核鸣人的时候一样,公主几乎对每个人的服装发型搭配都只有一个评价——糟糕。当最后一个人落选的时候,鸣人终于忍不住跟公主吵了起来。
“大小姐,这里是忍村,不是时装街!我们是不够时髦,可是时髦可保护不了您的安全!”
“相信你一定没仔细听我的话,我说的可不只是时髦度,颜值,颜值你懂么?我倒宁可你们这开家牛郎店!”
“牛……什么?”
“沙忍那边甚至找了一个超级偶像镇场,而你们呢?!只有一堆五大三粗的丑男!”
“他们不丑!”
“丑!”
“不丑!”
“丑!”
……
“该死。”鸣人已经要气的喘不上气了,他猛的跑出去拽了一个人过来“这个行了吧?!够你说的牛什么水准了吧?!”
“……”被称为牛郎的佐助沉默的接受着公主若有所思的上下扫射。
“这个合格了。”
这下轮到鸣人懵逼了,天知道他只是想为木叶村的颜值扳回一局,压根没考虑到佐助被选上的可能性。
“这个……不太好吧,这位已婚……对,已婚。他的妻子非常爱他,恐怕和您这种……嗯,妙龄少女在一起会让她不太放心。”
“没关系,这个我可以搞定!”
鸣人松了一口气,小樱他还不了解?到手的肉怎么可能让跑了。
“……”
看着抱着一年份免费化妆品笑着把佐助推出去的小樱,鸣人不得不对女人对化妆品的执着有了深刻的了解。
之后的日子里鸣人深刻的了解到了资本主义的腐败,一堆化妆师,发型师,造型师,不知道什么师全天24小时的围着佐助转,甚至连上厕所都有人递纸。
但是效果也是十分显著的,排练的那天,几乎所有人都差点认不出来他。
倒不是说佐助风格突变了;而是这种气质——佐助五官的确很端正,但是忍者的工作免不了尘土飞扬和打打杀杀,更何况他还经历了几年的风餐露宿和疏于打理,跟那些男模肯定是没法比。
但现在,他宛如出世一般,轻易地洗去一身烟火气。他曾经粗糙的皮肤褪去了沙砾感,变得像大理石一样光滑通透;淡然无波的瞳孔倘若打碎的墨研,高贵优雅却又不失野性,高挺的鼻梁更衬托出他精致的五官,坚毅的薄唇晕出一唯一一抹艳色,微微上挑的眼角诉说着睥睨众生的傲气,睫毛投下羽扇一般的阴影又让他的气质敛于沉静。垂顺的刘海恰到好处的挡住左眼,发型师修剪了不整齐的发尾,让他们在凌乱中更富有层次。
衣服的设计则考虑到佐助的特殊情况将西装和披风结合在一起,既符合了统一服装的要求,又将佐助的左臂适当的隐藏了起来。修身的剪裁完美的勾勒出了佐助宽肩窄腰的身材,配上领口和袖口淡金色的暗纹,将佐助本身冷冽的气质更纯粹地提炼了出来。
几乎没有一个人能把目光从这样的佐助身上移开,小樱甚至出神的盯着他抱着文件袋走进了男厕所。
鸣人承认决战那会如果面对这样一个佐助他可能都不敢下手——至少会躲着他那张脸。
这样的佐助让他想起了当年和佐助进行爬树练习时佐助趴在树上慵懒的模样。那时的佐助精致的就像瓷娃娃一样,因运动氤氲着红晕的脸颊在月光下显出白玉一般的质感,连汗珠都像水晶原石一般闪闪发亮。虽然嘴里在说着挑衅的话,鸣人当时的脑子里却只有一个念头:宇智波果然很适合月光啊……
公主围着佐助左转右看,用一声口哨明确的表示了满意。
所以在婚礼当天,佐助在满是五大三粗肌肉男的护卫队里十分抢眼,他周围总是围满了冒着星星眼的女孩子,以至于他一半以上的安保工作都是为自己做的,贵族小姐们甚至给他起了个外号“人型木天蓼”。
“我到不是有什么意见。”小樱气呼呼地说着“你不觉得那些小丫头离佐助太近了么?”
“……”着看童年好友咕囔着我才不是嫉妒,还不住地往用眼睛那边瞟,鸣人别过头捂着嘴以防自己笑出声来。
“你不觉得这地有点冷么?”鸣人换了个话题。沙之国由于大部分地区为沙漠,所以温差极大,户外举办的婚礼到了晚上的确让人有点支撑不住。鸣人的双腿甚至已经开始打颤了。
“是有点吧……”小樱心不在焉的回答到,显然注意力不在他身上。
这时跟着公主敬酒的护卫队靠近了鸣人他们这桌,走在队尾的佐助朝他们这边看了一眼,趁着公主和官员们寒暄走过来。
“你很冷。”佐助生硬的说,然后突然解下外套轻轻的围在小樱身上。底下瞬间响起一片起哄声,小樱一下子红了脸,死死的埋在佐助的外套里不敢抬头。
“……”鸣人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跟着起哄,他以往都是闹得最凶的那一个。但是佐助转身的那一瞬间,他只感到时间静止了,嘈杂的起哄声也变得呜呜不清。
这招是鸣人教给佐助的,对雏田百试不爽。当时佐助跟他提起跟小樱相处总是有点别扭,知道连佐助也有恋爱烦恼的他兴奋地给他出了一堆馊主意。可等他出师了,这个老师却一点也不高兴;相反,一股恐惧感席卷了鸣人全身,引发一阵钻心的疼痛,仿佛一条毒虫要将他从内部吞噬殆尽。他突然想到终结谷之战时他对佐助说的话,然后猛的意识到——
他不再是佐助的唯一了。
二公主嫁到沙之国之后,就像这股风潮突然来临一样,它又急匆匆的走了,佐助拒绝了好多代言广告,久而久之,他们也不再来了。
之后生活就恢复了平淡,木叶还是晴空万里,忍者们继续早出晚归。但这场婚礼总归还是留下了点痕迹。
比如,大家突然发现,鸣人开始和佐助冷战了。


-tbc-
感觉越写越像乡村纪实了……佐助和鸣人真的能谈成恋爱么?
话说大家应该都发现了,我甚至写了好多佐樱和鸣雏。
因为我相信鸣人和佐助刚开始都是缺乏家庭经验的,他们不知道真正的夫妻和一般的家庭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刚开始,他们也在努力的经营这段婚姻,但奈何真心难测。
任何感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但那些平常生活中的小事却会让他们渐渐明白他们无法失去彼此。因此一旦积累到一定程度,只要星火,便可燎原。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