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碧空

【瓶邪】论八卦是怎么传播的

*背景为重启他们在喊泉上的旅馆那一段,我懒得翻是第几章了(*/ω\*),看刘丧如何得知偶像的终极秘密。

盗墓贼们不盗墓的时候都干嘛呢?
那些上过学的兼职卖卖眼镜,腊排骨做做小生意什么的,而大多数没什么文化的娱乐形式就只有唠嗑。
不过你可别小看这种淳朴的交际方式,倒斗的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无论是闯出了名头的,还是刚入行的青头,在三个地方身份一律平等:桌上、牌上、床上。
因此同行们一般闲来无事就会来打打牌,打听打听老板的待遇,托人搭线介绍什么的,不过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八卦。
像刘丧这种虽然眼不观六路但是耳听八方的,一般都不怎么参与对话,他往那一呆,离他最远的那桌就不敢说他坏话了。这种耳朵灵透的一般都爱清净,躲在房里不出来,今不知怎个,也出来凑热闹了。
而红顶水仙这种人就爱热闹,谁眼生往谁眼前凑,不一会儿刘丧这桌麻将就凑齐了。
“你们说小三爷这是不是要回家娶媳妇儿了啊?”

“拉倒吧,你们见过他有姘头么?”

“但是他不是挺抢手的么?我这边的客人听到他都跟打了鸡血一样。”红顶水仙一脸嫌弃的说“我前几天刚见过,也不怎么样嘛。一脸穷相。”

“哎呦,瞧你嫉妒的,人家讲究的是人格魅力。据说萨沙他姐原来是个谁都看不上的大美女,见着小三爷就跟磕了迷魂药一样到处跟着跑。”

“所以最后尸体都没带回来。跟着吴邪的都没什么好下场,我啊,劝你们也别夹他喇嘛,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刘丧摸了一次牌冷冷的说到。

“但是还是不少人上赶着啊,人现在已经不是高富帅级别了,都成爱豆了。为了摸人一根手指头这帮疯女人都能打起来。”

“但是我听说。”一个伙计特意压低了声音说:“他那话不行。我一个哥们做大保健时听人说的,他把人小闺女叫进去就给一沓子钱让人家演叫床,自个跟阳台上抽烟去了。你说不是不行是什么?”

“也许是人对阿宁余情未了呢?”

“放屁吧你就,他要真这么痴情,人萨沙能恨得想杀了他?”

“话说,你不是单干么?你怎么认得他?”
刘丧冲着红顶水仙抬抬头。

“哦,我跟那胖子是网友。”说着还挤了挤眼睛,“他还跟我咨询避孕套来着,杜蕾斯螺旋凸点的。不过不是给他自己买的。”

“这给谁买的你也能知道?”

“哎呦,你可太小看我了,干这行干多了,隔着裤子我都能知道他蛋那边大哪边小。”

“难道是给小三爷的?”

“不是,想知道是谁的么?”红顶水仙挑了挑一边眉毛,大拇指和食指挨到一起轻轻的搓了搓。

“不是吧,你这也要收钱,谁鸟你!诶,继续打牌,打牌。”

“说!”只见刘丧阴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啥,把一包烟拍在麻将桌上。被红顶水仙讪讪的收了过去。

“是那个小酷哥。”

“我艹,真的假的?我看他一脸性冷淡的样子,还杜蕾斯螺纹凸点?”

“啧啧,不识货。他那玩意可是龙根,跟了他的女人保准能爽死!”水仙暧昧的笑着。

“小三爷身边的都这么能折腾,他还这么清淡,这不会是真不行吧?”

“嘿嘿嘿,怎么说话呢?!人这叫禁欲,讲究的是修身养性。”路过的坎肩听见有人说他老板憋不住了,赶紧插了一句。

“他这么清纯?不会还是个处男吧?”刘丧一脸鄙夷。

这下所有人都一个猛回头看着坎肩,一脸原来是这样的惊讶。

“我艹,刘丧,你是脑子进屎了么?怎么可能?!虽然他现在没有女朋友,但是以前肯定是有的。”坎肩红着脸说。

“那,证据呢?”刘丧伸出一只手食指朝坎肩勾了勾。

这下坎肩可真急了,这不明摆着把他当狗么?

“你等着!”
说着开始在手机里翻着什么。
“喏,看见这是什么了么?纯种大草莓!”

大伙都歪歪扭扭凑到屏幕前边

“卧槽,这娘们占有欲可真重,再吸重点都得脑缺血了。”

“噫~看起来好激烈啊。”

坎肩一脸我说怎么样来着,刘丧不情愿的撇撇嘴。

“不过你怎么还拍你们老板呢?对他有意思啊?”水仙朝坎肩挤挤眼。

“瞎说,这是买新手机的时候试相机时拍到的,当时就老板一个人,你说我拍谁,他自己可能都没注意那块有个东西。”

“这倒提醒我了,也有人听说他是个兔爷,只是不找圈内人,所以没人知道。”

“滚你妈了个蛋,我老板是正经人,上过大学的好么,你们上过么?”

“别打岔,又没说是你,就你这颜值也差不多脱离危险了,你们那长得帅的伙计屁股都还好么?”

说着响起一阵哄笑。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白蛇突然开口了:“你们是不是傻,我要是吴邪我第一个就去追哑巴张,他不是胯下有巨龙么?”

说着又一阵哄笑,只有刘丧默默变了脸色。

“诶!诶!刘丧你走什么啊?牌还没打完呢!臭着张脸给谁看呢?!
算了,不管他不管他。
来来来,坎肩要不要来打牌?”

END
想打刘丧,所以写了这个短篇
因为我觉得刘丧虽然很傻逼但是的确聪明,所以就让他一个人承受偶像真相的重量吧。

评论(8)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