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碧空

【斯哈】My mistress’ eyes are nothing like the sun(2)

第二章 心事
**
哈利波特有个小秘密,大概一生都不会说出去那种。
他喜欢斯内普。
那是他的大学化学老师。但是和那些普通的校园言情不同,他的老师并非什么年轻帅气的人,40岁上下,有着有些邋遢的长头发,皮肤苍白蜡黄,甚至也没有什么好性格。在那天之前,他和其他的同学一样打从心底里讨厌着他。
还记得那是期末考试前的最后一节课,挂科的压力笼罩着每一个人——尤其当这节课恰巧是最难过的一门的最后一节课的时候。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雨,还在讲课的斯内普突然停了下来,像他这种老师是绝对没可能划重点的,所以这停顿一般不是小测就是点名,大家都紧张的绷紧了身体。
但是莫名的,斯内普什么都没做,相反,他只是走到窗前,失神的望进雾蒙蒙的天色,有种哭泣的错觉。
哈利敢保证,这是他见过的斯内普最感性的时候了,因为就算傻子也知道,斯内普从不哭泣。据哈利的班主任所说,他上一次知道他还有感情波动还是听那个63岁的老院长说的,基本上要追溯到17年前了。
"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比我更有资格承认自己的愚蠢"斯内普继续盯着窗外幽幽的说 。"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第130首叫什么名字?莉莎·杜平。"
"我……我不知道先生……"坐在前排的小女孩战战兢兢的站起来。
"坐下,我还以为你桌上的小说能为你糟糕的化学天赋补些漏呢,亲爱的杜平小姐。那首诗叫做My mistress’ eyes are nothing like the sun,译为爱人的眼睛。"
接着,他转过身来,大衣的衣摆划过凛冽的弧度。斯内普背着手缓步走下讲台,开始用低沉的声音喃喃着。

My mistress' eyes are nothing like the sun;
我爱人的眼光并非阳光灿烂,

Coral is far more red than her lips' red;
珊瑚也远比她的双唇红艳。

If snow be white, why then her breasts are dun;
她的胸脯也说不上雪白光鲜,

If hairs be wires, black wires grow on her head.
满头乌丝,也无法比拟金线。

I have seen roses damask'd, red and white,
我见过粉、红、雪白的玫瑰,

But no such roses see I in her cheeks;
却没见一朵在她脸上绽放蓓蕾。

And in some perfumes is there more delight
有很多馥郁芬芳的香水,

Than in the breath that from my mistress reeks.
比我情人的呼吸更令人陶醉。

I love to hear her speak,
我虽爱听她娇语呢喃,

yet well I know that music hath a far more pleasing sound;
却知道,更好听的声音还是丝竹管弦。

I grant I never saw a goddess go;
My mistress, when she walks, treads on the ground.
我也承认,我情人的举手投足之间,没一点儿让我想起天仙下凡。

And yet, by heaven, I think my love as rare
As any she belied with false compare.
可是老天作证,我觉得我的爱人着实稀罕,
毫不逊色于那些矫饰的红颜。

那是一种他从来没用过的语调,低沉的嗓音伴随着令人心碎的颤音,仿佛用手指在天鹅绒上弹奏。尽管这并不是一首悲伤的诗,哈利还是在之中听出了一种令人窒息的悲痛和彷徨。
整个班级鸦雀无声,只剩下打在树叶上的雨声和窗帘舞动的刷刷声。
哈利不是唯一一个哭的,但是他绝对是哭的最惨的一个。
因为这是他母亲最爱的一首诗,他能记得每一年的这一天,大理石墓碑上的文字在手下滑动的触感,冰冷而残忍。
这首诗的每一句他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然而他从来没想过会再次听到它,让人猝不及防,就像陈旧的疤痕被掀起,才发现血的温度依旧是那么滚烫。
在那一刹那,他觉得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他和斯内普,在同样的伤痕累累下哭泣。

tbc

评论(1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