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碧空

【斯哈】I love you,too(2)

第二章 巫师与魔力

被扔到墙上的那一刻,哈利是有点懵逼的,显然斯内普把他归在不需要警告那类土豆里了。不过还好长年的傲罗训练使他下意识的给自已施了一个软垫咒,才避免了和圣芒戈的墙同归于尽的结局。
与震惊接踵而至的是难言的喜悦,毕竟斯内普昏迷的这段时间足够他们把禁书区的所有黑魔法都试一遍了。他们当时也是抱着活马当死马医的心态试试,大家心里都没什么底。
上帝啊,这老混蛋挺过来了。哈利欢快的想,甚至背部一阵一阵传来的疼痛也显得没那么令人烦躁了。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被一个波特表白会让那张蜡黄的脸变成什么颜色。
然而斯内普显然从来学不会平静,更别提是一个全身酸疼的斯内普。
“我想圣芒戈一定是降低了防御魔法的水准,他们什么时候允许傻子和瘾君子进来避寒了?”
哈利的脸瞬间垮了下去,男人真是有随时惹怒哈利的能耐。糟透了,真tm糟透了,我在期待些什么,一个来自老爸好友的温柔拥抱么?一股无名火迅速的窜遍了哈利全身。
要知道,就算是最浪漫的诗人都会有厌恶情诗的那一天,更别提本来就不善表达的哈利了。
过了一个月之后他都能用“我爱你”编个绕口令了。
另外更痛苦的是,因为对这个词已经基本上到了过敏的地步,平时只要能不说就不说,金妮对他的态度很不满——他已经睡了一个月沙发了!!!

而这些痛苦换来了什么呢?

一个除你武器!

还记得前些日子他回到霍格沃兹,和邓布利多的挂像曾经无意中聊到过斯内普,白胡子的老者吮吸着手指上剩下的汤渣意味深长的说:“如果你想的话,你本可以和他成为非常好的朋友的……”

哈哈,去他的除你武器,去他的朋友!

哈利愤怒的拍拍身上的灰,头也不回的向门口走去。然而就当他快要跨出病房的那一刹那,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了重物坠地的声音。
斯内普就像被剪断了线的人偶一样以一种扭曲的姿势挂在病床的栏杆上,仿佛从来没有醒来过,一切还在尖叫棚屋中继续,那些止不住的血和冰冷的皮肤又回来了。
一瞬间的心慌盖过了怒气,哈利赶紧冲了过去。
还好,还有呼吸,心跳也正常只不过有些慢,哈利松了一口气。
然而当他抬起头时,斯内普正撑着栏杆以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盯着他,而冲过来的他显然变成了傻子。
哈利盯着斯内普,张张嘴说不出话来,仔细思考着自己要不要发不发火。
就在他们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赫敏的出现把他们从这个尴尬的局面中拯救了出来。
“教授!”抱着与自己体型不相称的厚重书籍的少女以一种让人揪心速度冲了过来,“您醒了!”
斯内普皱着眉盯着摇摇晃晃的书堆,显然不认同这种行为。
“哈利跟您解释这个装置的循环机制了么?”
“不。”斯内普冷笑着,“显然当时我们的救世主正在想法子羞辱我。”
“羞辱?”赫敏皱着眉头看向哈利。
“……你知道的,我当时在用我们的口令。”哈利翻了个白眼。
“……”
“……?”
……
“不,我绝不同意。先不说这个来源不明的东西到底管不管用,给我一星期我就能研制出解药了,凭什么我要给你们关在这里当做免费试验品?做公益么?”
斯内普抱着胸,尽管虚弱的倚在床上的,还是让哈利和赫敏有种上魔药课的感觉。
“恐怕不行,教授。您不能离开这里……”赫敏摇摇头叹了口气。
“为什么呢?难道我们的救世主真的像他说的一样惦念我,又或者是你们不想被看见跟一个食死徒扯上关系?”
“不是……现在你还没有经过威森加摩的审判,随便出去可能会……”
“恐怕没那么简单。”无奈从赫敏脸上消失了,严肃的表情让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我们都知道,巫师和普通人不同,他们的寿命要更长,原因就在于巫师的生命是同时由精神力和有机质组成的。精神力也就是魔法,可以帮助修复身体机能以延长寿命。而这也带来了致命缺陷,一旦巫师的身体脱离了自己的魔力就会因为虚弱而无法负荷基础代谢,最后器官衰竭而死。
但是一般来说,巫师自身可以源源不断的产生魔力,所以只是魔力被抽空是没什么大碍的。
但纳吉尼的蛇毒带有的诅咒会污染一切能接触到的精神力——如果我查的资料没错的话——连新生的魔力也不会放过。
这个装置”赫敏拿起挂在哈利脖子上的盒子,“有两个功能。
其一,它就像一个透析仪,会逐渐代谢掉原本被诅咒的魔力。
其二,他会盗用佩戴者的魔力供给给患者,以欺骗巫师的身体不要再产生新的魔力。

也就是说——”

“如果我离开这个盒子使用自己本身的魔力的话,就有可能永远失去自己的魔力。”
斯内普幽幽的说。

Tbc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