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碧空

I love you,too(4)

第三章 决裂(二)
看着手上的调查记录,哈利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就算最后一战伏地魔死后他们当场擒获了不少的食死徒,还是有一些逃过了追捕。
他们有的是战斗力偏高的高层领导,有的仅仅是一些杂鱼,但是无论哪种,显然都不会愿意被关进阿兹卡班。他们的围剿计划一次一次的遭受挫折,甚至队员们半数损失,经费也开始吃紧起来,这对于战后刚开始重建的魔法世界来说是不可忽视的缺陷。
然而雪上加霜的是,最近有一批高阶食死徒从阿兹卡班越狱了,尽管暂时还没有人受伤,但是造成的隐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要知道,法国大革命过程中波旁王朝可是复辟了两次。对他们来说,最悲惨的莫过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和平却没能维持下去,然而情况的艰难出乎意料,这样下去出现第二个黑魔王都是迟早的事了。
尽管傲罗总部已经数次要求他归队,他自己也对目前的现状很焦急,但哈利知道这暂时是不可能的了——
斯内普的身体状况还脱离不了他的照顾,虽然赫敏说相处一段时间就能够自由活动了,但是谁也不知道那个期限在哪。虽然那个油腻腻的老混蛋并不领情,但是放着不管显然不是哈利的作风。
他也想过要问问斯内普现在的身体情况,但是斯内普显然没这个耐心,基本上遵从了道系男子的三个准则——关你屁事,关我屁事,滚。
不过现在。。。。
平时英气强硬的女子现在却面色惨白的坐着,把脸整个埋在手心里,疏于打理的卷发现在基本上失去了所有光泽,像杂草一样堆在细瘦的肩头。颤抖的肩膀上断断续续传出低哑的啜泣声。
缓缓的走过去抱住这个瘦弱的女子,哈利只能一遍一遍的念叨着“没事的,会没事的”,但是谁都明白一切都不会没事的。
就在上次那些阿兹卡班囚徒逃狱后,对角巷紧接着收到了袭击,谁也没有想到失势的食死徒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挑战权威,罗恩在组织暴动的过程中遭受了围攻,带领的小队当时收到的命令只是维护治安,根本没有做好与敌人战斗的准备,伤亡惨重。
唯一的欣慰是抓获了以部分逃逸的重犯可以供审讯,但是相应的罗恩也因为伤势过重而进了圣芒戈的急救室。天知道,赫敏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嬉笑着和孩子们玩游戏。
看着怀里从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女子虚弱的抹着眼泪。哈利决定,等罗恩脱离危险后他一定得和斯内普聊聊——他要尽快复职,尽管可能帮不上罗恩,但也能阻止更多的妻子遇到这样残酷的事情。
斯内普现在并不能独立行动,但是好在蛇毒的诅咒应该清除的差不多了,没有他的情况下虽然不能保持清醒,但应该可以做到器官正常运作。
可是站在斯内普门前,哈利敲门的手还是踌躇了,先不说这时候斯内普估计还在休息,他今天已经问过一次了,估计现在这次也会是一样,得到的只有一句“你说呢?”,说不定还会让斯内普更生气。
然而回想起罗恩伤痕累累的身体和赫敏紧握的微微颤抖的手,哈利抬起手臂坚定的敲了斯内普的门。
果然,没人回应,哈利小声嘟囔了一句“我进去了”,便推开了门。
然而等待着他的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了无生气卧病在床的斯内普。
台灯昏黄的灯光下,斯内普正捧着一本魔药学论著专心的读着,宽厚的背舒适的倚在鹅毛枕头上,沾满魔药污迹的手指松松的捻着纸张,透着一种不合时宜的倦懒。按照书页现在的进度,显然他不是在哈利刚推门进来的时候醒的。
“我还没有让你进来。”斯内普合上书冷冷的说。
这一刻,哈利愣住了,一股无名火迅速的窜了上来。罗恩被噩梦和痛苦折磨得苍白的脸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蒸腾的怒气流遍四肢百骸,让他头晕,也烧得他的脸通红。

“而你也没有告诉我你已经痊愈了。”哈利干巴巴的回答。努力压制着心里被背叛的感觉。
“我说过,你不是医生,我更不是你的病人,我没义务跟你汇报我的身体状况。”
“是啊,可是你在用我的魔力,容我提醒你。”
“停,波特。我感受到你那格兰芬多的正义感了,你可以闭嘴了。”
然而哈利并没有停下的打算。
“好,你要讲理是吧,我说给你听。我以前也说过,我想知道你的健康状况并不是想早点摆脱你,而是想回去处理食死徒事件。现在并不太平,食死徒的反扑非常激烈,傲罗部缺人缺的厉害,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在受伤死亡,我只是想快点复职帮大家的忙。”
“你,帮忙?你哪次不是鲁莽的横冲直撞,全靠运气?”斯内普嘲讽的笑着。
“不管你信不信,我已经不是刚毕业那个水平了。无论如何,我现都在不能置身事外了。罗恩,罗恩他被食死徒袭击了,你也没法忍受别人伤害我妈妈的对吧?”
“是啊……”说着斯内普的视线又转回瘫在膝盖上的书,低垂的碎发挡住了哈利的视线,脸部完全隐没在了黑暗中,完成了暖色调向冷色调的过渡。
“可罗恩又关我什么事呢?”
斯内普冷淡的说到。

咚!

“你说什么?!”
当哈利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攥住男人的领子狠狠地撞在了墙上,厚重的身体与金属栏杆碰撞发出沉重的声响,魔药书狠狠地磕上桌角弹了出去。令人意外的,跟他看起来的高大相反,斯内普的身子就像一块破旧的抹布,笨重且无力。
但是尽管处于弱势,斯内普仍然还是保持着那种欠扁的笑容,平静的看着他。
“熟悉的姿势,哈。真是父子连心,我还真是为我的领口感到荣幸。”月光透过窗户斜斜的照进来,衬得斯内普本就棱角分明的脸更加的瘦削和阴森,冰冷的不像人类。
哈利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毛骨悚然。
大概这就是为什么连伏地魔也不敢轻易招惹斯内普,他太冷静了。那双漆黑瞳孔就像深不见底的黑洞,将所有情绪都吸收殆尽。就算知道他现在不能用魔法,更别提摄魂取念,哈利还是有种被看穿的感觉。从来都是这样,没人能调起他的愤怒,他却能把控所有人的情绪。
可是哈利不能,恐惧和极致的愤怒吞噬了他所有的理智。
“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他是你的学生!保护学生不是教授的职责么?我们冒着重重危险把你从尖叫棚屋偷出来可不是为了让你说这些的!!还是说恩将仇报是斯莱特林的传统?”
“把炸坩埚当传统的学生我可宁可不要。还有纠正一点,他是前学生,我也是前教授。现在可别给我提什么义务,我可受够了。”
“哈?!你说什……”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粗暴、蛮横、自私。从来都是这样,跟你那没教养的父亲一模一样!你们也从没问过我想不想接受你们的好意不是么?就像你那蠢爸爸,自顾自的冲上来保护我,就好像英雄一样,是吧?
现在满意了么?有了救世主这个名头,无论干了什么都会被闪光灯围绕,把你那张蠢脸印的到处都是。然后呢,当然,拯救你那又老又丑的食死徒魔药教授,他就会像其他人一样感恩戴德的亲吻自己的袍角啦。”
“……”
哈利像是失去氧气的鱼一样,张了张嘴又闭上。瞬间,冲击他的愤怒消失了,剩下的只是疲惫和深深的失望感。甚至连一句再见也说不出口。
哈利转过身跑了出去。
斯内普不懂,他讨厌的从来不是他那烂透了的脾气,甚至也不反对他对斯莱特林的偏心眼,毕竟他经历过更糟的。
他厌恶的从来都是那种绝望感,那种无论如何努力,也得不到一点回报的感觉。可能很少有人会知道,在刚到霍格沃兹的时候,他曾经期望着斯内普能对他改观。那一个月他几乎每天都泡在图书馆补习魔药知识,努力预习可能会被提到的问题,拼命地查阅资料,就为了能听到那个男人的一句夸奖。甚至他敢确信,就算老师突然小测他也能拿到满分。
但他还是失败了,彻底的。就算他回答上来魔药制作过程,斯内普也会突然话锋一转,改问基本上没人会知道的操作技巧;就算他做到了每个魔药步骤都烂熟于心,得到的也永远是轻蔑的嘲笑。斯内普就像是死死缠绕的蟒蛇一样,一点一点的消耗着哈利的希望。
直到最后,他才终于明白,男人从来没有试图了解过他。无论他怎么努力,就算他背再多的稀奇的材料,预习再靠后的药方,他也永远是那个鲁莽、自大虚荣的混蛋。
在看到斯内普的记忆之后,那种愚蠢的想法又偷偷冒了出来,看到如此无法辩驳的证据之后,他希望能和男人和解。那个曾经孤独的坐在角落里用魔杖射苍蝇的男孩和那个被关在碗橱里的怪物,他们应该得到幸福!没人能够再桎梏他们,没人能再伤害他们。他们和其他孩子一样被保佑着,是梅林的子嗣,是这片魔法世界的主人,就像童话里说的一样。

可是,现实不是童话。

他仍然永远是那个鲁莽、自大虚荣的混蛋。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