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碧空

【斯哈】I love you,too (1)

突发奇想的脑洞,如果为了治疗斯内普必须和哈利互相说我爱你,感觉特别搞笑
斯内普:啊,我们的大名人真是清闲啊,竟然有空来找被你绑在这里折磨的前教授聊天,我真是爱你(I love you,hardly)。
哈利:啊,真对不起斯内普教授,也许躺在阳光下并不适合您那优雅的苍白皮肤,但是我能怎么办呢,毕竟我爱你啊。
斯内普:什么时候被蛇佬腔侵蚀了心智呢?我亲爱的波特,我们是不是能期待一下新魔王了呢,哦对了,提前说一句,我爱您。
哈利: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斯内普:该死,闭嘴,波特!!你超过了!
23333,总感觉很搞笑啊
第一章  阿斯克勒庇俄斯之盒

在这里多久了呢?
斯内普不知道。
周围是全然的黑暗,却给人带来一种诡异的安全感。五感基本上都失去了功能,只有那种仿佛要从肺里挤出所有空气的压迫感还让他体会到自己还活着
“我爱你”
一个微小而断断续续的声音冒了出来,无机质的黑暗突然荡起了波纹。他感到一股奇异的力量企图将他从黑暗的泥沼里分离。
莉莉?
他下意识的想着,被那带着百合香味的暗影越托越高,直至黑夜消散,白昼来临。
他看到了一双绿色的眼睛。
“我爱。。。咳咳爱你。”哈利犹豫了一下还是生无可恋的拼完了这个单词。
斯内普没忍住,一个除你武器把波特扔到了墙上。
***
三个月前——
“该死的,赫敏这不是我的错!”
“哈—哈,例如,例如你懂么?!!并不是让你直接把它设成这个,我们本来可以研究出一个简便又安全的口令的!”
“我以为他的情况不容拖延了!”
“哦,好吧,好的!那你就冲他说一个月的我爱你吧!”
说着抱着书的女巫头也不回的走出来圣芒戈的大门。
哈利钻紧了手中的说明书,无措的感觉让他有些头晕。
为了治疗斯内普,他们查阅了上到梅林时代下到最新一期期刊的所有文章,仍然没什么进展。最后还是罗恩的解咒师哥哥寄来了福音,那是一个叫做阿斯克勒庇俄斯之盒的魔器,是他在巫师博物馆的研究项目之一,据说是由古罗马大祭祀代代相传的宝物,真正意义上的能提高声望,酿造荣耀,阻止死亡。一起寄来的还有一份详细的古罗马文说明书。但是天知道自打他毕业后他的古罗马文就只剩下你好再见了。
嘿,别这么看我,就好像你们毕业3年后还能记得什么似的。
是的,就是这张可爱的说明书,不知道作者是不是写之前脑抽磕了爱情魔药,在正文里大大方方的写上“使用时可设置简便用语来替代咒文——例如我爱你”
哈利觉得这根本没法说是他的错,谁会在例如里写“我爱你”这么,嗯,知性的词语啊?!他只是读了唯一一个认识的古罗马词而已!
默默琢磨着怎么讨好赫敏好让她能答应帮忙改掉这个“简便用语”,哈利慢慢的转向了旁边那个了无生气的人。
漆黑的沥青似的头发,苍白消瘦的面庞,在蛇毒的侵蚀下双眼极度凹陷,呈现出浓重的眼带。但是哈利知道,在那之下是黑曜石般的锐利双眼,只要看一眼,你的灵魂就会被渗透,被挖空。尽管脱力的躺在那里,斯内普还是有让哈利在1米之内起鸡皮疙瘩的能力。
尽管对斯内普多了一丝敬意,哈利还是无法把自己带入到崇拜者的角色。怎么说呢?他的确欠斯内普的,而他也承认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英雄,与那个他称之为懦夫的人大相径庭。
然而长达6年的不公和天文塔上那无法磨灭的罪恶让这种敬仰成为了负担。
也许听起来很奇怪,但这的确是事实,他感受到了被背叛的不爽和无处发泄的恨意。邓布利多的死给了他沉重的打击,让他一直懊悔至今,而唯一可以理直气壮的恨的人却又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英雄,一个不能继续恨的人。一部分的他拼命地想去亲近这个一直以来都十分克制隐忍的人,而另一个又十分厌恶抗拒这种突然改变的想法——他无法说服自己。
那个他熟悉的油腻腻的老混蛋突然变得陌生了起来,从邪恶恶心的刽子手变成了悲惨世界中隐忍的冉阿让。
现在他所做的一切也似乎只是为了那个缥缈的模糊形象,没有一点真实感。他真的不该在没理清思绪的时候就接下照顾斯内普的任务,每天他都在别扭中浪费他朝思暮想的没有里德尔的日子。说实话他现在只想离斯内普越远越好,把那些嘲讽他忘恩负义的声明都抛之脑后。
他毫不怀疑只要斯内普醒过来,就会立即申请出院,他们会吵的天翻地覆,然后他们的人生就会失去交集,说不定这才是斯内普所期望的,也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只要还完我所欠的。”哈利这么告诉自己。然后我就带着我该死的纠结离开你的生活。这是没说出来的那部分。
“我…额爱你……”哈利闭上眼睛艰难的说。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