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碧空

I love you,too(3)

第三章  决裂(一)

在斯内普醒过来之前哈利曾经跟赫敏打过一个赌,那时他信誓旦旦的说他能忍受斯内普超过一个月,为此他把他吃巧克力蛙收集的所有巫师卡片都赌上了,甚至还包括一个铂金版邓布利多——那可是他连续吃了一个月巧克力才抽中的啊!
但是,现在,看在铂金版邓布利多的分上,他真的要忍不下去了!
如果只是跟斯内普干瞪眼一天还不会发生什么,当然,他那时说的是昏迷的斯内普——不是这个活着的会说话的版本。
本来,他以为虚弱能让斯内普消停一会儿的,但是现在他感觉斯内普不是靠吃饭活着的,而是靠享受别人的羞耻。
在斯内普醒来的那天,哈利就被迫知道了比和斯内普说我爱你更可怕的事——他和斯内普的距离不能超过一定范围。不然斯内普就会被切断供给失去供养而昏迷。虽然晚上当斯内普休息后就可以回家,不过对于和金妮冷战的他来说还是糟透了,他知道金妮其实是生闷气,但是显然更少的相处时间并不能缓解这一情况。还好圣芒戈的厕所很小,不然如果让他看着斯内普的“那话”示爱,他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
但是甚至分享魔力也是会带来问题的,他知道的过程可不是很美好——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坐在斯内普床前用报纸挡着脸,其实他根本没在看,那只是个“不要跟我说话,谢谢”的信号。
不过显然斯内普不是个会读空气的人,他半倚在床上盯着手里翻开一半的书戏谑的撇了哈利一眼“你可真快。”
“什么?”哈利已经后悔搭腔了。
“昨天晚上玩的愉快?”
“咳咳咳,什么?”哈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仅是因为羞耻,更强烈的是震惊。因为斯内普说中了,难得早点回去的一天,她和金妮终于结束冷战了,然后顺理成章的滚了床单。
“所以说你真快。”斯内普淡然的翻了一页,然后挑了挑眉瞥了一眼哈利,“15分钟。”
“什……什么,该死,闭嘴!”哈利能够感到自己的脸颊在极速升温,羞耻感和挫败感极速上冲,看在梅林的份上他真的想揍斯内普一顿了。
“听讲,波特,看来你上课从来没干过这件事。分享魔力的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知道彼此的感情或生理活动。”接着,斯内普又沉默了,继续看着那本不知道在研究什么的大部头,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而哈利的火气,就悲惨的被活生生的憋了回去。
就好像忍受无休无止的羞辱还不够似的,斯内普对治疗的不配合程度也在逐日上涨。和哈利在一起的时候只要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让他吐出那几个字比登天还难。
就算偶尔主动也是只见嘴动不见出声,搞得圣芒戈的护士姐姐每次都用奇怪的眼神扫视着他们俩。也是,看见一个年轻男人一遍一遍的冲一个躺在床上的大叔喊我爱你,任谁都会觉得猎奇吧?
更可气的是明明知道他在故意难为自己,哈利还不能反抗。他想起赫敏离开圣芒戈时微笑着说如果他敢欺负教授就要他好看的恐怖样子云云,打心眼里同情起了罗恩。
据说代谢蛇毒本质上跟食物是一个流程,都是走下路,而且由于诅咒本身会抓紧一切机会阻止离体,伸出钩子勾住能抓到的身体组织,遭殃的都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所以过程是难以想象的痛苦,这倒是引起了哈利的好奇。
不过……
哈利从傲罗任务手册上抬起头瞄了一眼斯内普。
从他开始观察斯内普以来已经过了将近两周,斯内普从来都是那副别人欠他八百万的样子,虽然说不上轻松,但是倒也看不出痛苦。
不过也是,一个挨过数次钻心剜骨的男人,还有什么能真正让他痛苦呢?

Tbc

感觉他们进度好慢……想当按头小分队

评论(3)

热度(20)